穿过烧灼的梦,做孤胆的英雄

化身孤島的鯊

织田信长-性格

转来马一下w

倉庫桑:

(1)思想十分开放前卫、好奇心很强

据言信长对罗马公教耶稣会所送的地球仪、錶、地图等礼物相当瞭解。(当时没有日本人知道世界是圆形球体,耶稣会送上地球仪时,仔细地解说地球的构造,信长家臣都没人听得懂,唯独信长理解,并说「合乎道理」。)

在铁炮尚未广为流传时,就已经在使用火绳枪了。奇特的性格广为人知、但在当时访问日本的传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眼中则是很普通看待之。

(2)仁慈

根据信长公记的记载,在美浓与近江国境的山中,有名被称为「山中之猿」的残障男子在街道旁乞讨谋生,上洛后的信长每次往来京都与岐阜之间都会看到此人,心生不忍之下,在1575...

【检非违使】遭遇台词

马一下ww

刀剑乱舞neta屋:


1-1  

1-2    进攻会津若松城的震耳欲聋炮击声。本不该存在于此处的异样声音,混杂其中。匆忙赶赴过去的刀剑男士们,现场所等待他们的是,被打倒的溯行军。——以及,造就这场面的异形军队。

1-3    有不详的预感。是哪一位,随口一说的呢?几度奔赴已然看惯的战场,出现了迄今为止不曾有的存在。虽刀剑男士们早已作好准备,“那个”还是突然袭击过来了。

1-4    ...

上元

深色的天幕中徒然生出一朵樱色的花火,在冷月星辰间,刹那绽放得极盛极美,怕是足矣让地上自荆棘绿叶中长开的每一朵花都自惭形秽。

然而那些璀璨的星子只将人们的眼眸点亮了不到一瞬的时刻,便纷纷如开败了的残花般,跌入这一片人间烟火之中。

这本应是被刻在记忆深处的绚烂,七叶无意间地一低头,耳后散落下来的鬓发遮挡了眉眼,正好错过了那朵盛开得正好的烟火。

她在人群里寻了一圈,好生容易才找到了她的玩伴——阿澈本就长得白净纤弱,像个易碎的瓷娃娃,偏生此刻还撅着嘴与她置气,倒是更惹人怜爱了。

面对这样的阿澈,七叶终归是生不起气来,只得朝他伸出手,带了些无奈道,“拉着吧。”

“又想玩牵手游戏了吗?幼稚不幼稚...

般若

※第一人称慧海※

※心理描写多※

※情节改动有※

※OOC有※

※文笔渣※


壹.念珠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木鱼声不断。门外若有若无的檀香气味飘进来,与诵经声融在一起,很有种虔诚的意味。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手里的念珠一滞,心里有念微动。我本该自若地忽视珠子那不该有的微顿,却被心底的念...

以你眸为镜

  夏季的天空澄澈而空明,纯粹得宛若幼猫的眼瞳,却偏偏高远得无法碰触。细碎的阳光透过枝桠的罅隙落在身上,带着初夏里特有的慵懒气息,却温和宁静一如儿时母亲总爱唱的老歌谣。

  起风了。暖风絮絮地吹过树梢,引来玉兰叶一阵不满的私语,阳光在地上漾开明媚的波纹,烂漫得宛若春花。柔软的青草拂上脸庞,引来一阵麻酥酥的痒。

  像这样躺在青莲寺后山上无所事事,好像还是第一次。今天寺里难得的没有我帮得上忙的事情,便索性来偷懒……不,修行了。虽然说是修行,但却完全是偷懒的心态,老实说我确实没法对“发呆也是一种修行”这种玄乎的说法产生什么信心……要说修行,倒还不如让我好好背背偈语,想想怎么通过考验来得好些。...

天灯

除夕夜在孩童们的期待间悄然而至,才到华灯初上的时刻,便是普通人家也摆上了平日所不敢奢望的丰盛吃食。崔家是有权有势的士族,除夕晚宴的排场更不会差到了哪里去。烛火映在琉璃盏上光华流转,好看得叫人移不开目光。受邀来到崔家的名门夫人小姐们早早换好新衣,画上了再精致不过的妆容,当真是热闹得可与天庭盛会媲美。


“阿玟,你可曾看见过你二姐?”


“啊?二姐?”被母亲抓住问话的少年在说实话和姐姐方才给他的几块糕点之间挣扎了一会,最终在母亲的温柔瞪视下悻悻然说了实话,“她跟赵澈哥哥跑出去玩了,说是要去看花灯……”


“这丫头,也不会让当娘的省省心……”妇人摇摇头,虽是责备,面上却带着难掩的笑意,“...

© 化身孤島的鯊 | Powered by LOFTER